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博报的博客

 
 
 

日志

 
 

郭国松:没见谁拿几亿去买一个诈骗罪  

2013-09-23 14:4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们参加会议,我想各位感兴趣的主要还是刑事部分,那么就是张克强先生是否构成诈骗罪的问题,这是一个核心问题。今天在座的《刑法》学的专家一个都没有,像张老师说的那样,中国目前最顶级的《刑法》学家都出了专业的意见,认为诈骗罪是不成立的,仅仅凭借有限的法律常识就能很容易的理解这个案件所谓的诈骗罪是荒唐的。我们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上有哪一个人拿了几个亿去买一个诈骗罪的,我们《刑法》对诈骗罪是有具体描述的,是对它有具体定义的。

        这个案件办到今天这个样子,严重的超期羁押甚至非法羁押了,既不判刑,不做判决,也不允许变更强制措施,造成一种骑虎难下的境地,为什么会办成今天这个样子?就是因为我们的执法和司法机关一以贯之的在履行他们的职责,充当打手,这是非常让人伤感和痛心的事情。

        说到这我就想说我们同行的事情,我觉得今天特别值得说这个事情,这个案件弄到今天骑虎难下的局面,始作俑者就是媒体,我们今天来的都是主流媒体,这个案件第一篇报道就是“点火”的一篇报道,《70亿国有资产7千万贱卖》,我想在中国任何一个从国家的高层到普通的街头市民看到这样的报道都会拍案而起,社会再怎么黑暗也不能够这么黑暗,70亿的国有资产怎么7千万就贱卖了呢?说的就是兴云信在转让过程当中发生的问题。当时华美丰收和另外两个投资人,跟盐湖集团签订了一个参与盐湖集团增资扩股的框架协议,这个时候基于为了保护自己未来可能收益的考虑,这只是我个人的判断和分析,待这个投资行为完成之后把兴云信整体收购了,其实我们很容易就能了解到兴云信这样的一个公司就是最初的兴云在深圳办的一个办事处,说白了就是一个国有的皮包公司,没有实体也没有更大的经营,卖点烟草什么的东西。那么他70个亿的国有资产从哪来的呢?记者就是简单计算了一下,当时盐湖集团借壳ST数码挂牌之后,二级市场的股价,第一天的挂牌就是由ST数码变成ST盐湖,当天的收盘价是30.2元,他们持有2.25亿股,市值大概是60多个亿,最高的时候接近70个亿,就是从这里简单计算说这是70亿的国有资产流失,被7千万贱卖了,因为兴云信经过审计评估全部净资产是7030万,这就是所谓的《70亿国有资产被7千万贱卖》的一个简单的算法,这是多么的无知。

        其实我是做记者出身的,记者当时在做这样的报道的时候,我不清楚他有没有看到买卖双方,交易双方所签订的协议,这个协议我后来看到了,协议中间很清楚的规定7030万主要是兴云信的固定资产,它就是一个国有皮包公司,没有实体,就是有几套房产,作价最后就是7千多万。然后第二部分兴云信也参与了盐湖集团的增资扩股,他自有资金也投入了盐湖集团增资扩股,这个协议中规定兴云信以自有资金投入盐湖集团增资扩股的收益,将议价转让给华美丰收几方。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那个时候刚刚签订了一个框架协议,整个的增资扩股行为没有完成,也不知道这个盐湖集团将来借壳之后什么时候能上市,上市了之后怎么样都不知道,所以说协议是这样约定的,将来由兴云信自有资金投入盐湖集团的这部分可能的收益,将议价转让给收购方,也就是华美丰收他们。

        那么我们很容易就能从这里再推导出第三个,既然协议中第二条讲了兴云信以自有资金投入这一部分如何处置,那么很容易我们就能想到另外的股权,这3个多亿中间的股权,也就是还有一大部分的投资不是兴云信的自由资产,这是很明白的一件事情,因为这个事实太严重了,70亿的国有资产被7千万贱卖了,这太骇人听闻了,任何一个作者在做报道的时候都应该有一个事实的调查,怎么能做这样的报道呢?这是一篇“点火”的报道,这个始作俑者就是这篇报道。我们虽然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有关部门就是根本这篇报道来进行抓捕的行为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关部门肯定看了这篇报道。

        我曾经做过一个发言,标题就叫《媒体报道未决刑事案件的根据》,媒体怎么报道未决刑事案件今天不是讨论这个问题,我有一个观点,因为我是长期做法律报道的,我一直有这样的一个观点,媒体在任何时候不得站在控方立场报道未决刑事案件,但是很遗憾中国的媒体非常习惯和善于充当控方的打手,我们看到大量的未决刑事案件没有一句被告人的辩护、嫌疑人的辩解,都是控方一方讲话,这是我们媒体非常习惯做的事情,但是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错误的。所以我们看了一个真正正常的社会,有正常的新闻秩序的社会,有媒体秩序的社会,媒体是不会站在控方立场报道刑事案件的,特别是未决刑事案件,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

        后面陆续还有一些报道,媒体的报道两个方面,一个是我刚才讲的说是70个亿的国有资产7千万就贱卖了,收购兴云信的问题。那么第二个方面媒体的错误就是站在控方立场报道未决刑事案件,认为这是一个诈骗案,为什么是诈骗案呢?就是说张克强等人明知华美是民营企业,明知道盐湖集团的增资扩股限定了国有企业的投资主体,而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利用兴云信这样的国有企业身份去投资,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什么不可告人?就是非法占有国有资产的利益,国有资产流失到张克强他们的腰包里了,这个问题刚才几位老师讲的都非常详细了。这个偏见是非常根深蒂固的,我们需要反思的是不仅仅我们现在坐在主席台上的很多领导根深蒂固的偏见,而且也存在于我们媒体,我们同行的思维中。

        其实好简单一件事情,我今天坐在这里可以讲,全中国新闻界的人士,我是第一个最全面、最客观、最公正的了解了这个案件的详细情况的,我跟他们都不熟,办理这个案件的朱征夫先生是我的好朋友,私人关系这么多年,我也没有给他做任何的东西,他当时找我反映这个情况,说你的同行都在胡说八道,你应该出来说话,我后来是说话了。确实不是因为我说话了的原因,后来的媒体是因为我们把真相告诉了读者,媒体界的同行们除了云南当地的媒体在继续胡说八道以外,其他的没有再看到媒体错误的报道了。这个问题是非常容易理解的,看起来是刑事案件,其实非常清楚,对于华美丰收他们来讲很简单的一个行为,就是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畴之内,基于市场价值或者市场规律的判断,作出了一项很寻常的投资行为,就是这么简单。

        我们再换一个角度来讲,如果华美丰收他们投入的3点几个亿到现在还没有上市,或者说盐湖集团就搞垮了,血本无归了,还有人说他们诈骗吗?没有,断不会有人说他们诈骗,说起来还是眼红嘛,你见到最高的时候市值几十个亿,七十个亿,云南方面当然就想你借我的名义来投资,我怎么可能让你把这几十个亿都卷走呢?刚才几位老师都讲了这个问题。如果说华美丰收以兴云信的名义来投资盐湖集团,如果说有争议,也只是华美丰收几个投资人和兴云信之间的简单的民事行为,跟刑事没有关系,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可以知道一个很简单的东西,在座的很多财经媒体的同行,以信托投资的方式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很正常很正常的手段,很多见的行为,我们很多人是不陌生的。在这一项投资行为当中,华美丰收委托兴云信代他们投资,也就是法律上讲的兴云信是一个投资主体,但实际出资人是华美丰收和王一虹、禾之禾他们三方,这是非常正常的。我们非常痛心,媒体最初充当打手,我们的检查机关,我们的计委,最初是计委插手的,然后是检查机关把人抓取了,现在发现跟诈骗没有关系骑虎难下,为什么呢?从国家的法律法规到部门的各种规定,乃至我们青海省地方的规定,不仅仅对钾肥这个行业没有任何的投资限制,而且是鼓励各种不同的投资主体进入的,道理很简单,加拿大钾肥事件,早就是中化的战略投资者了,而中化又是盐湖钾肥的大股东,所以这个很简单就理解了这个加拿大钾肥也间接的持有盐湖集团的股份。那么加拿大钾肥是不是也诈骗了呢?你隐瞒了你的外商身份,你去借中化的身份间接持有盐湖集团的股份,岂不是跟张克强他们一样吗?是不是也应该追究加拿大钾肥的责任呢?由此可见极其荒唐。所以我们看这个案件的荒唐,荒唐到哪呢?控方死活找不出受害人,我们看到哪有一起诈骗案没有受害人的?这一个没有。有哪一起诈骗案件没有具体的诈骗数额呢?只有这个案件没有诈骗的具体数额,因为他没有办法定诈骗的数额,你看到的数额是他们投进去的钱,不是他骗的钱,那是他给人家的钱,你说一二级市场的股价作为诈骗的数额,那每一天都是变化的,他也没办法确定,当时的市值70多个亿,现在的市值就是几个亿了,所以这个案件就导致了这么一个荒唐的局面,没有受害人,没有诈骗数额,怎么办呢?因为诈骗数额是最后定罪量的关键指标,这个案件荒唐可见一斑。现在办不下去了,骑虎难下,但是既不肯宣告被告人无罪,也不肯做出任何改变强制措施的决定,使得这个案件变成了今天这样的一个局面,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19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