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博报的博客

 
 
 

日志

 
 

我在SARS袭击时所做的事(三)我只能接受新华社和中新社的采访了  

2013-03-01 11:5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段插曲

?411日下午,我的几位同学在我家相聚。其中一位同学接到一个电话。那位朋友正参加一个军队的会议,会议决定将北京武警在小屯的第三医院临时改为收治SARS的医院。因为WHO已决定马上返回北京来调查,重点要查军队的医院。

?WHO到来后,302医院将他收治的大部分病人转送到武警第三医院。在302医院的一病区(专收治呼吸道传染病人的)一、二病室中只留下了不多的轻的和疑似的病例。对一些病情尚重的临时放到二病区(专收治消化道传染病的)三病室。与此同时309医院把他已收治的60个病人中的大部分转送到他临街的一个临时改收病人的旅馆里。把旅馆原先和他相通的门封住。

 

?WHO去中日友好医院检查是临时通知的,他们的院长就把大部分病人分别放入多辆救护车,配了医护人员,开车到街上去转。协和医院的院长也因为接到通知只能报一个确诊病例和一个疑似病例。所以也不得不把其他病人装入救护车配了医护人员上街转。

?4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有记者提出把病人转移的问题问高强。高答他不知道有这个问题,但他答应要去查清,等弄清后就会告诉这位记者的。但事后就不了了之了。

 

有关媒体在报道SARS过程中的一些情况

?在《TIME》杂志等国外媒体报道了这一事件后,国外各种媒体都争相报道,尤其是在网上报道得更为广泛。但在国内的报纸、杂志是就很少有报道。

?411日的下午就有《财经》杂志打电话说晚上要来我家采访。因为院领导只通知我不能和国外媒体接触,没有告诉我不能和国内媒体接触。我就答应他们来采访。由于我对《财经》杂志一点也不了解,又怕媒体也可能乱报,所以我就准备了录音机,以防万一。晚饭后我和夫人商量了一下,决得还是和院里打个招呼,请他们也来个人参加。这一下情况就变了,和我联系的领导已外出吃饭了,我呼到他后,他说他安排宣传处长到值班室,让《财经》杂志来人后到医院去批准一下。她们来后我让她们先去医院值班室找宣传处长批。她们去后那位处长对她们说。我是医院的一位名教授,要采访需要明天行文打报告请院领导批。她们只好返回,等第二天再来采访。第二天她们到院后,那位处长告诉她们,《财经》杂志是搞经济的,SARS是医学问题,所以她们来采访不合适,就这样她们只好作罢。

 


 
我在SARS袭击时所做的事(三)我只能接受新华社和中新社的采访了 - 网易博报 - 网易博报的博客
 
我在SARS袭击时所做的事(三)我只能接受新华社和中新社的采访了 - 网易博报 - 网易博报的博客
 
我在SARS袭击时所做的事(三)我只能接受新华社和中新社的采访了 - 网易博报 - 网易博报的博客
 
我在SARS袭击时所做的事(三)我只能接受新华社和中新社的采访了 - 网易博报 - 网易博报的博客
 
我在SARS袭击时所做的事(三)我只能接受新华社和中新社的采访了 - 网易博报 - 网易博报的博客
 
我在SARS袭击时所做的事(三)我只能接受新华社和中新社的采访了 - 网易博报 - 网易博报的博客
 
我在SARS袭击时所做的事(三)我只能接受新华社和中新社的采访了 - 网易博报 - 网易博报的博客
 

?后来国内有各种报刊、杂志、新闻单位打电话给我要求来采访,我都请他们先到医院去请院里批准后再来。事实上却没有一家来采访过。国外的记者来电话的也很多,我都明确告之,我得到通知,我在军队工作,不能接受外电采访。

?有一位和香港凤凰台有关的朋友来我家,说她想安排鲁豫来访,我请她先去经院方批准,结果也没能成。

 

?423日起,每星期三北京市都有一次新闻发布会。在会上每次都有记者提出,现在不单是外国记者没法对蒋彦永进行采访,国内记者也没有能找到蒋彦永医生采访的。蒋彦永到哪里去了?

?为了解决这一疑问,中新社对外部于514日由院方批准专来我家采访。采访的中心意思是说明蒋彦永现在生活一切照常。第二天新华社也由对外部对我进行了采访。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媒体对我进行过采访。在国内报刊上登的报道都是转载式的报道。

 

《财经》杂志是国内最早、最系统报道SARS的。从220日起他们就报道了广东发生SARS流行的详细情况,420日他们就报道了有关我的一些情况。其他比较早报道的有《北京晚报》,《中国青年报》,《青年时迅》,《京华时报》等。

 

?随后《财经》杂志又通过对我的亲朋好友的采访,写了较详细的报道。

?《三联生活周刊》在对我的亲朋好友进行了采访后,以封面像标以蒋彦永: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作了10页的详细报道。

 

?国内大量亲朋好友都来信、来电、寄发E-mail表达对我行动的支持和关心。

?我接到的第一封信是杨振宁教授从美国发来的。

 

?我接到国内外许多与我素不相识人的来信、来电,国外共32封信,国内70余封。其中有用图画、书法等方式表达他们对敢于讲真话的这种精神的钦佩。


1997年燕京大学建校80年时编一本燕京大学史稿中我投写的一段话:

1949年入燕京大学医预系,1952年入协和医学院,1957年毕业后分配到解放军总医院工作,担任医生的工作至今已42年。我深感燕京的三年和协和的五年严格的教育,对我终身影响最深,燕京校训“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牢记我心中。作为医生,从自己学会看病,到能看一些复杂的病,能解决一些疑难的病。学校书本的教育固然重要,但主要还是靠从处理一个一个病人的经验中逐渐积累起来的。也就是说医生的一点一滴的进步,都是由病人给的。因此,应该把自己从病人身上学到的本领,更好地用于为病人服务。

 

?本着这一精神,我始终把从全国各地“慕名”来找我的疑难复杂病人,不当作是来“求我”,而是看做我一定要想尽办法,竭尽全能,通过为病人解决痛苦,来提高自己为病人服务的本领,进而才能为更多的病人解除痛苦。

 

?五十年来,经过历次政治运动,我深深体会到,作为燕京人,要按校训去做人。要讲真话,心理话虽是难上加难。但我一定坚持要讲真话。讲假话,讲空话是最容易,但我要做到绝不讲假话。和燕京人在一起最大的乐趣就是绝大多数的人都能按校训做人。

 

作为一个医生保护病人的健康和生命是第一位的,因此,对危害病人的各种行为都应该加以反对。

 

对医生来说实事求是是最基本的要求,因此要坚持讲真话,决不允许讲假话。

我在SARS袭击时所做的事(三)我只能接受新华社和中新社的采访了 - 网易博报 - 网易博报的博客

内容来自蒋彦永
  评论这张
 
阅读(7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